雪山0622

爱大哥

希望你永远记得

【周恩来×邓颖超】我们的爱情 海棠花记得 (来自中央的狗粮) UP主: 金井锁梧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699639

碎碎念

芝士:

今天早上一边和朋友聊事情一边看得剧,九十分钟的剧看了近三个小时。


还好昨天没有打脸打的太厉害。


先说一下,我喜欢每个角色之于角色,而不是之于黑白善恶。


###打西皮tag是因为后面会聊到,不想看请直接叉掉。


 


>>>


梁萌萌确实是可惜了。他该死,但总是不该死在这个时候的。最后那个没有什么调的唱词愣是扎得我心口一疼。


乱世当头,又容得谁苟活呢?


 


还是忍不住想为明台和大姐辩解几句。


事关大姐的生死存亡,大哥都忍不住想要棋行险招鱼死网破,你让明台如何冷静。况且若明台真的什么都不做,又不知道多少人会寒心。


感情之所以被称之为感情,那就在于他总能迫使理智让步。


而明台之所以成为明台,那就是因为他原本就是那样的人。


又怎么能再苛责更多?


而大姐在最后是绝对称得上深明大义四个字的,生死关头能以大局为重临危不乱实属不易。她的最后,也算是用她的生命守护了这个家。


 


还是说说大哥吧。


其实明楼这个角色也是个大写的汤姆苏,一开始就三个区都练了满级号,为人还沉着冷静,杀伐果决,深思远虑。(长得还帅,还自带泡妹子【汉子技能),而且作为一个文职,他的武力值居然还不低,真是,黑体加粗一个汤姆苏。


(跟隔壁酥胸不相上下,就是隐晦点,瑯琊榜简直十万种开挂方式)


然而,为什么我们不觉得狗血呢。


后来我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没有白莲花,或者说,感情到位了。


他的犹豫,他的愧疚,他的脆弱,他的坚忍。


他的喜悦,他的温情,他的悲伤,他的愤怒。


他是会哭会笑的人,而不是“多智而近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神。虽然他差不多是在干这事儿。回想一下基本上明楼的计划夭折都是因为执行不力。(就是这么牛逼一个人)


然而啊,越是坚强冷静的人内心的脆弱越是触碰不得。


家人之于明楼便是如此。所以他恨自己将明台推到如此境地(虽然我觉得死间计划一开始就看上小少爷这点不能再扯了),恨自己让明镜处于危难之中。他内心的唯一宽慰可能就是阿诚和他一样,在这条路上。


所以他才更盼望那个避世而居的家园吧。原本与世无争的人,却硬要尔虞我诈步步惊心。因为,没他不行。


所以说很奇怪啊,能者多劳,或者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件事一直是英雄们的枷锁。而仔细想想这个枷锁着实没有什么道理。


明楼最大的愿望应该就是死在阳光下吧,然后让着阳光洒在明家人身上。


可他连牺牲都不被允许,这又是,何其不幸。


 


 >>>


来来来让我们聊聊明长官和他的诚秘书。


诚秘书你家长官比你大三条小黄鱼你不赶紧娶回家嘛!


这两个人的关系,想了想只想出来相互依靠四个字。


在阿诚面前明楼才能找到那个最真的自己,只是明家大少爷的明楼。


反之亦然。


是融入灵魂的相知。


明楼唯一的私心是让阿诚陪在自己的身边,因为非他不可。


阿诚心甘情愿站在他身侧,为他遮风挡雨成为他的依靠,因为没他不行。


没有施舍方和受惠方,不谈给予和索取。


只是,你我,只是,陪伴,只是,与爱同在。


 


>>>


莫名其妙文艺起来了然后就开始胡说八道。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是碎碎念。


也算给追了一个月的剧画个句号。


不过对结局,要说怨念,最大的怨念就是你们为什么不趁着藤田叨逼叨的时候把他一枪蹦了……或者刚开始狙击的时候从背后突突了多方便。


真是


强行弄死大姐。




---


大结局还没看,明天补。

我猜梁萌萌会很惨,到头来反倒是心疼他。
梁处重利也重情,不然手下也不会那么忠心。
其实他原本也没有立场,只是苟活于世,选错了船。
一个聪明人,可惜不够智慧和通达。
算不上好人,但也不残暴,算是个有人性的人吧。
你我立场不同,自然成了敌人。

今天突然觉得,阿诚原本也是个风轻云淡的风流人物。他自在,潇洒,比明楼多了几分豪迈。跟在明楼身边也是他的幸运,怎么说也自在了几分。
他最高兴,就是在一条路上走着,突然发现最亲近的人也一同走着这条路吧。

据说明台太意气用事,我也是觉得难为他了。
二十出头的年纪,又如何学得沉稳。无非是血泪史累积下来的处变不惊,于他而言没有人是可以放弃的,没有牺牲是理所当然的。
满腔热血却发现很多时候不是拼本事拼能力而是踩着前人的尸骨走的更高。
真是勉强他了。

明镜毕竟是个养尊处优未曾得见枪林弹雨的女人。
看了不少说大姐误事的,也是有些难过。
商场上再尔虞我诈,毕竟敌不过真血雨腥风,你让她如何冷静。
欺骗和不信任对于女人来说永远是把利刃,就算你为她好。更何况她以为自己在庇护的人,其实早都背着她走上了她原本想走的路,她何尝不委屈。
她已经是个足够好的姐姐了,总不能要求她是个战士,那对她太不公平。

原本想说说大哥的,到头来却已经无话。
突然想到一件事,你说,是做决定的人幸福呢,还是接受决定的人幸福。

明天看完了再聊聊大哥吧,如果有人听的话。

希望我不要太打脸。

【伪装者】必经之路(明诚/明楼)一发完

太萌了

阿zan先生:

Note:点梗应文。来自 @淡絮凌  @顾盼清明✧ 的变小梗。“大哥变回三岁娃,然后明家三姐弟带娃日常,大哥小时候一定很萌2333  ”












  明台对阿诚说:“把他给我关到书房去。”




  阿诚眉毛周围的肌肉抽筋了至少三次,能不能别闹了。




  小朋友背着手,看看一脸愤怒的明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明台立刻咧开嘴乐得不行:“阿诚哥,真有意思哈。”




  阿诚将孩子抱在怀里,不断地拍打小小的后背,他的心里奔腾着白眼之神。




  “乖乖,哦哦,别哭别哭。”阿诚抱着孩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明家的小少爷明台先生,正事不关己地说风凉话:“我早就想这么干了,让他老把我关在书房。”




  阿诚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问他:“大少爷小时候哭你们都怎么办?”




  “我怎么会知道?”明台摊开手,“我那时候还没出生呢。”




  也对。阿诚心里有些绝望。








  如果说,家里有人为了这件荒唐的事儿而高兴,那就只能是明镜。




  女人的心思实在是难懂。




  明镜抱着小孩左瞧瞧右瞧瞧,满面春光:“对,可不就是这样,明楼三岁的时候这小肉脸可爱得不行。”




  阿诚在一旁跟着笑,俯下身子用一根手指按戳小孩子光滑细嫩的脸颊,他也是好奇极了。




  很不幸的是,小明楼看起来有些不太喜欢他,只紧紧地抱住明镜的脖子,问:“妈妈,他是什么人?”




  “他叫您什么?”阿诚有些傻眼。




  “我跟母亲长得很像。”明镜小声地对着阿诚知会,明诚顿时了然,怕是小朋友只识得亲人的脸,旁的人已经不记得了吧。




  那时候他还没有来明家,小少爷自然不认识他,不知道为何,想到这里阿诚有些不太开心。




  “他是……”小朋友看着阿诚,“他是新的爸爸吗?”




  阿诚差点就给少爷跪下了。




  求皇上高抬贵嘴。








  明镜说阿诚是左护法,明台是右护法。




  武侠小说要少看啊大姐。阿诚觉得脑袋更疼了。




  那阿诚是左司令,明台是右司令。明镜赶紧纠正自己的认识错误。




  少爷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怯生生地从明镜身后走出来,挺直腰板,强装气势说:“那么,左司令先生,你愿意追随我吗?”




  明台在那边一口茶喷出去几乎要形成彩虹。




  “是,我愿意。”阿诚强忍住五脏六腑翻滚的笑意,认真诚恳地单膝跪地握住了少爷的手。




  “那你呢,右司令。”少爷底气有了一些,扭头问还在被水呛得狂咳的明台。




  “咳咳……我……咳咳,服从指挥。”




  “授予军衔。”小朋友的左手在空气中转了个圈,明镜得令,四下张望:“军衔……军衔……哎哎,有了!”




  大姐把两罐子西洋汽水打开,瓶盖交到了小朋友手里。




  “奏乐。”少爷奶声奶气,一本正经。




  阿诚再也忍不住,和明台两个人抱着笑到满地打滚。








  阿诚周末的时候带着小明楼出门,大姐给了他们一张上海音乐厅的票,一米以下的小朋友免费。




  阿诚牵着少爷软软的小手,忍不住私心作祟,用手指用力按了按。




  真的好软啊。




  再低头,还可以看到少爷头顶的发旋。




  阿诚忍不住得意起来,他看到了明家大少爷的头顶,还牵过明家大少爷的手,光荣,骄傲。




  音乐厅今天是通俗歌专场,明楼坐在阿诚的腿上,西装笔挺。




  阿诚的心思根本就没在音乐上,只隐隐约约听着像是日本歌的调子,他四下张望,大家都很认真地在看着舞台,没有人在意他们。




  阿诚长长地舒了口气,鼓足勇气,慢慢地,慢慢地将下巴搁在了少爷的头顶。




  那感觉棒的让人想流泪。








  明楼学过小提琴,阿诚隐约记得是五六岁的时候开始,但他此刻已经表现出了对小提琴的兴趣,音乐会结束之后让阿诚替他买了一束鲜花。




  拉小提琴的先生操着婉转的台湾腔。




  阿诚代少爷赠送了庆祝成功表演的花束,先生非常开心地接受,并且说:“你们中国人真是热情。”




  阿诚皱皱眉头,问他:“敢问先生是哪里人?”




  “我是日本人。”先生笑着,腔调十足的国语。




  阿诚忽然感觉到裤子被人用力的拉扯,少爷伸出手,阿诚抱起了他。




  少爷拥有了跟先生平行的视野,他努力一字一句地表达了自己的疑问:“先生,您,您跟我们说的是同样的语言。”




  “小朋友,你长大就会明白了。”先生笑意温柔,点了点少爷的鼻子。




  阿诚抱着少爷走出了后台,回家的路上,他忽然觉得好累。








  今天大姐和明台都不在家,明楼跟阿诚一起睡,少爷还小,有些怕黑。




  阿诚枕着自己一边的胳膊,出神地望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小男孩,看着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轮廓,熟悉又陌生。




  “左司令。”




  “到!”阿诚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小朋友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说,“你能抱着我睡觉吗?”




  “嗯?”




  “我……”小朋友说着,往被窝里缩了缩,“我怕床底下的东西。”




  “床底下?”阿诚疑惑地探身想看看床下,却被少爷抓住了睡衣,小明楼看起来紧张极了:“别看。”




  “为什么?”阿诚越来越糊涂了。




  “爸爸就是被床底下的怪物吃掉的。”少爷看着他,眼睛倒映着灯光,雾蒙蒙的。




  两个人沉默了好久。




  “好,不看。”阿诚将少爷抱在怀里,两个人紧紧地依偎着。




  阿诚有些怀念,怀念着他们身不由己的日子,因为有些东西不论他们如何逃避都永远不会改变。








  阿诚猜自己在睡梦中叫了明楼的名字,他抱着怀里的发热物体不愿意松手,意识从清醒到迷糊再到清醒。




  他揉了揉眼睛,看到了明楼带着笑意的温柔的眼神。




  阿诚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滑下去,他什么都没穿。




  “明……明……”阿诚指着明楼,脑子里乱糟糟的。




  “没大没小。”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明楼还是意味深长地打量着阿诚,那人半天后才后知后觉地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脸涨得通红。




  阿诚终于冷静了下来,他抬头看看明楼,大哥披着一件薄衣正在看书,被子下面应当也是不着寸缕,只不过露出来的脖颈处,痕迹满布。




  热气直接冲上了阿诚的脑子,他探身过去在痕迹处啃了起来,明楼先是笑,接着用手里的书打了阿诚的头说:“别得寸进尺,今天还有工作。”




  “是。”阿诚笑着应承。








  大约是明镜给他讲过太多关于明楼小时候的事的缘故,他才会梦到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吧,阿诚伺候着明楼穿衣,脑子里想。




  他清醒的记得明楼抓住自己的睡衣,说不让他看床底的模样。




  阿诚很想知道明楼小时候是不是真的像梦里一样害怕床底下的怪物,但是他又很怕知道,心里会跟着难受。




  “阿诚。”明楼叫他,“走神了。”




  “对不起。”阿诚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脸颊已经不再细嫩如初,美丽的眼睛周围开始有细小的纹路,不再拉小提琴,亦不再怯懦。




  “走吧。”明楼不想跟他计较,要往门外走的时候,阿诚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不柔软,却坚强而温暖。




  “大哥……”阿诚看着他,“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




  明楼不明白他为什么冒出了这样一句话,但仍旧微笑着点点头,没有抽回自己的手。




  两个人的道路,总该会比一个人温暖一些。




  如果这是必经之路。




  




  




  




  




  




-完-

今天看了欣桦太太关于he,be的看法,甚以为然。

脑洞而已2

缘尽世间  脑洞而已 不是文哦

我以死成全你
你以我的死成全爱
……这一世  缘尽于此

蔺晨以为自己的玩笑惹恼了景琰
遍寻不见后才发现
自己内心的牵肠挂肚已经不像是“玩笑”
情窦初开的少年被自己吓到
恹恹地逃回瑯琊山
他不知道 景琰早就偷偷吻过他
…在他们共历生死一线的时候
因为恼恨蔺晨的愚钝而负气把桂花酿当作蔺晨吃下!

原来生活可以那么美好
景琰只想永留江湖 陪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
然而那一晚 被生性多疑的父亲密召回京
甚至没来得及告别
五年鏖战 数次面临生死关头却总能转危为安
需要的情报总会在微妙的时刻呈上
景琰内心的疑惑越来越清晰
每每回身 想要看到那一张笑脸

经历了最初的惶然后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内心
接任瑯琊阁主的蔺晨违背了瑯琊阁不得介入朝廷的祖训
动用力量屡屡帮助景琰
他的初衷只是为了保家卫国
(毕竟景琰是为了国家而战嘛  坚定脸~)
然而 引起了朝廷的注意

边患莆一平定 锋芒大露的景琰就被急不可耐的朝廷召回
陷入各种纷争与勾心斗角的阴谋中
无意于功名的景琰即刻辞掉一切军职
以养伤为由重回江湖

五年的时间 足够一个人成长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哪怕舍弃一座江山

心有灵犀吧 他们又在一个皎月之夜
来到当初分别的地方
白衣少年长高了 (也月半了…  什么鬼!)
更加帅气迷人了
景琰看到对方通红的嘴唇
不禁想起了桂花酿的美味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 他们酱酱酿酿了
唔……干柴烈火 噼里啪啦……

脑洞而已

由本初太太的缘尽世间带来的脑洞 不是文 本人不会写文 因此没有向本初太太要授权 太太勿怪 只是看了太太的视频而生的衍想 写给自己 纪念被虐的自己

十五岁的蔺晨初次到江湖历练 遇到红衣少年景琰
彼时景琰因不受宠 不被重视 得以在江湖上游荡
蔺晨性顽皮 却故作老成
景琰性格略压抑 内心实则纯净 活泼
每每被顽皮的蔺晨激出本性

二人同游了大半年 除了打打闹闹
还携手除暴安良 历经生死 快意江湖
当然 闲暇之余
蔺晨还做了自己最拿手的用来哄爹爹的桂花酿给景琰吃
景琰不说什么只温柔笑着吃精光
一个也不给蔺晨留下(喂!)

他们觉得生活就会这样继续下去了
除了 二人都回避了自己和对方的身份
每每轻描淡写 一带而过

某夜 皎月下 微醉 二人忽谈及婚娶之事
蔺晨顽皮地在景琰唇边轻印一吻
玩笑说 被我吻了就是我的人了

没有回应:适时而来的乌云遮住了景琰红红的脸
和擂鼓般的心跳声
蔺晨以为自己只是在戏虐 不知道这是他内心的渴望
第二天醒来发现
景琰走了

五年后 当年的红衣少年已经战绩赫赫。